国产精品

校园暴力之外——未成年的残酷世界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1-10-24 12:10

3月14日深夜,有网友在新浪微博上曝光了一段校园暴力的视频:

这段视频拍摄时长50多秒钟,视频中几名学生将另一名学生围在楼梯一角,同时用脚踹那名学生的头,手持木棍、皮带对那名学生进行殴打。

那名学生一开始还是站着被打,后来被打的抱头蜷缩在角落。视频中不断传出木棍、皮带殴打身体的声音,连木棍都被打断了。

很快,这段视频在新浪微博就再难搜到了。很多网友反映,这段视频发出来就会被删除。

这样一个被许多网友关注的事件,也无法登上热搜。许多网友质疑新浪微博人为控制这一事件的热度,并删除相关话题。

讳莫如深,将一个社会问题变成不可说。

删除话题,仿佛一切都从未发生过。

正是这样的态度,成为了校园暴力的帮凶。

中国校园暴力的特点就是:暴力的边界不明确,有些事情明明是欺凌和侮辱,旁观者却认为是玩笑和打闹。

在腾讯所做的校园霸凌公众认知调查数据报告中,3万6千多名受访者中超过一半的人亲身经历过校园霸凌,其中有1/4的人欺负过别人,而其中的绝大部分霸凌者也都被别人欺负过。

2016年4月23日,山西15岁的少年张超凡,在网吧被6名同学殴打至死。殴打持续了整整4个小时,这4个小时中网吧里的同学中无一人阻拦。后来央视《面对面》栏目记者对张超凡的母亲田雪娟的采访中,田雪娟哭着说: “儿子被活活打死,这些孩子简直就是丧心病狂,这是未成年人做的事吗?我和老公都是独子,我们两家唯一的孩子没了!”

2016年11月26日CCTV13播出这样一条新闻:致命的欺凌。青海省的15岁初中学生陶成鹏,喝下一整瓶剧毒农药自杀。在整理孩子遗物的时候,家人意外发现了陶成鹏留下的三封遗书,其中一份遗书是写给老师、父母和弟弟的,在这份血迹斑斑的遗书上他写道:您们的学生、孩子、哥哥对不住你们,陶成鹏我因受不了几名同学的欺负所以离你们远去了。陶成鹏日常就被同学强迫打水、打饭、扫地,看他不顺眼还会殴打他。陶成鹏写过三次遗书,两次自杀,第一次没有成功,又选择了第二次。

这样的故事,是个例吗?答案是NO。现在去网络中搜索“校园暴力”、“校园霸凌”、“校园欺凌”,能够搜出太多的类似事件。

郭敬明创造了销量巅峰的小说《悲伤逆流成河》中也取材于校园霸凌的故事。故事的女主人公易遥在学校遭受同学的霸凌和欺辱,最终选择了死亡,想用用死亡来回击那些对她实施霸凌的同学,让他们带着愧疚活一辈子。

生命的代价,够沉重吗?可残忍的事实是,即使是死亡,也不会对罪魁祸首产生任何影响。日剧《非自然死亡》中三澄美琴医生这样说过:你死了又能怎么样?留下让你痛苦的人的姓名和这份遗书。他们一定会转学、改名、开始他们崭新的人生、彻底忘记你的死、开开心心地活下去、他们也丝毫不会感受到,你的痛苦。

频发的校园暴力事件,触动着中国家长本就敏感的神经,甚至间接促生了武术培训班的火爆。

陕西校园暴力的这段视频,后来根据学生校服和爆料人提供的位置,确认事件发在陕西西安未央区。之后据北青报记者向未央区公安局工作人员向证实,视频中的事情发生在今年1月份。事发后,当地公安部门、学校及涉事学生的家长都曾参与处理,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如下:

“由于涉及到未成年人,所以主要对涉事学生进行了批评教育。”

批评教育,批评教育,批评教育?批评教育,对暴力的实施者真的会有用吗?不知道做出处理的相关责任人员,自己相不相信批评教育就能让这些实施者改正前非?

另外,“涉及到未成年人”,请问被欺负的那个孩子是不是未成年人?考虑过他身体和心灵受到了多大的创伤吗?

早有对校园霸凌的研究指出,校园霸凌不仅会给受害者身体上造成不同程度的轻重伤甚至死亡,心理上也会导致受害者恐惧、消沉抑郁 、忧虑、 胃痛、 厌食等,更深层影响会导致受害者患上创伤后遗症、 人格分裂、 人格扭曲、 价值观错乱、 甚至失去对人性的信任。

而当师长或同学在获悉霸凌事件后却不予处理,极可能造成受害者的二度伤害。同整个事件处理相关的老师、校方和警方,因为考量个人升迁、名誉、自身安全等因素,而不予保护受害者,

以各式理由将霸凌行为解释为打架事件。或者以没有旁观者为理由,拒绝承认事件发生。或者采信霸凌者的说法,不相信受害者陈述的实情。 这些行为,都会构成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。

为什么反而要受害者为这些施暴者买单?

更别提现在经常为网友调侃的那个经典句“他还是个孩子啊”。

因为是孩子,所以可以被原谅?

因为是孩子,所以肯定不是故意的?

因为是孩子,所以反而是认真追究责任的人小题大做?

愚昧。

人并非都是性本善的。如果人都是性本善,那么不妨让孩子来执掌世界如何?那想必会迎来和谐美好的圣人之治。然而,不好意思,这样做的结果早就被文学作品刻画出了。

先说第一本,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,英国小说家威廉·戈尔丁,在他1954年写作的小说《蝇王》中,描述了这样一个故事:在某个时间不确定的未来,世界爆发了核战争,一群孩子被迫前往一个荒岛求生。在一开始,孩子们的确是通过民主选举和科学知识构建了有秩序的生存环境。但很快,当岛上出现了一个不确定因素:怪兽,孩子们根据对待怪兽方式的不同分化成了两个阵营。其中绝大部分支持的是本能派,这个派别引领着孩子们释放出了心中的兽性,然后小岛的局势彻底转变为不断的杀戮。

接下来说第二本,作者是因为《三体》而名声大噪的刘慈欣,也是春节刷爆朋友圈的电影《流浪地球》的小说原作者。刘慈欣1991年写了小说《超新星纪元》,小说中地球由于受到超新星爆发射线的照射,13岁以上的人类全部死亡。13岁以下的孩子们掌握了世界,然而在孩子们的游戏天性下,最终世界爆发了核战争,摧毁了地球。

这两本杰出的著作讲述了一个共同的道理:孩子因为缺乏自我约束感,也不具备成人的理性,更容易接受和使用暴力。

人性就是本恶。在校园暴力这种事情上,更让人感叹的是多数人的沉默,因为自己并非受害者,因为自己侥幸站在了多数人这一方,从而选择了视而不见。

正如日剧《Legal High》中讲述校园暴力的一集所言:欺凌的本质,正是这种多数派即被视为正确的社会现实。

正如这次西安暴力事件中的各方所为:

警方以考虑到未成年人为由,大事化了。

事情在微博发酵之后,微博删话题,降热度。

这些行为,无非是站在多数人角度的冷漠。是的,这一次少数人不是你,你可以事不关己。但是下一次呢?但是你的孩子呢?

更值得关注的是,法律作为最后的自我保护手段,在校园暴力中的缺失:

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四条规定: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,实行教育、感化、挽救的方针,坚持教育为主,惩罚为辅的原则。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,应当依法从轻,减轻或者免除处罚。

的确,未成年人相对于成年人而言,属于弱者,所以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应该予以特殊保护。

但是,但未成年人伤害未成年人的时候呢?这时候谁是弱者?

未成年人保护法,到底保护的是犯法的未成年人,还是守法的未成年人?

尤其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,现在的未成年人和以前早已经不能相比了。未成年人现在所掌握的知识、获取的信息并不比成年人更少,他们同样也清楚,自己做的事情是对还是错。

说到底,法律保护的应该是未成年人,还是守法者?




    友情链接

    Powered by 国产精品社区合集磁力ed2k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    2013-2021 版权所有